旺哥的溫水罐
關於部落格
有鳥可拍最樂
  • 23752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一年我在台北

家住台北的阿國,不算是我的麻吉好友,長相清秀乾乾淨淨感覺上家境應該不差。我是北上就學的住校生,因此二人的互動實在沒多少交集。會有這一個意外之行,是因為有幾次與阿國聊天中提起過找一個假日去他家玩,既然是事先規劃好的,又為何說是意外! 因為想像和事實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出發到異世界
原本以為會是一個我嚮往已久的都會假期,在跟著阿國由中壢北上,幾次的轉車後開始步行走進台北巷弄中,沿路的住家越走進去越是低矮破陋,最後來到一間看似工寮的房子,阿國說到了”,心想你在玩我嗎?”但是當出來一個老婦人出門說回來啦!”,當下我真傻眼了,好吧~既來之則安之進去再說。
 
阿國一進門介紹我給他家人認識,他養母的女兒還就讀北一女。看著簡陋無華的家居環境,一直無法和印象中的阿國連想在一起,我還懂得不該問的別問,雖然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我只有得過且過的任由事情發展下去。他養母一直很抱歉說家裡太簡陋等等實在話,我也掰出一套應對說詞,說我家住高雄鄉下,我家也是差不多簡陋等等,很怕穿幫說得太過了會弄巧成拙,盡可能的轉移話題。
 
◎當別人面前裸身洗澡
晚上阿國他養父要請吃飯,說先洗完澡後再去找阿國養父。可是一眼就可看盡的房間,沒看到浴室怎麼洗澡,阿國說門關起來就在房內角落洗,他們一家無論男女都不忌諱在大家面前光著身子洗澡,不會吧…..我是被嚇住了。阿國第一個先洗,很快脫得光溜溜的洗起澡來,害我頭一直不敢亂轉全身不自在,( 那時還沒當兵 )。換我洗的時候愣了一下子不敢脫衣服,窗外還是看得到鄰居走來走去,看阿國他們都各自做各自的事,根本無視於我的存在,最後還是咬緊牙以最快速度脫衣解褲的洗完澡。這大概是我生平有印象以來第一次當著別人的面前赤身裸體,也算讓我意識到裸露並非全都是邪惡的新體驗。
 
◎一頓吃不起的晚飯
晚上阿國帶我去市區找他養父,得知他養父是在別人店門口賣書報,有一間窄小的小閣樓當儲藏室兼臥室。阿國養父說已去銀行領了錢,晚上吃好一點的,當下我很快反應說很想吃麵”,心中吶喊著千萬別說要去餐廳吃飯。沒想到只是吃頓飯,還得讓一個平常省吃檢用的窮苦老人家上銀行領錢,這頓飯我可真吃不起啊。養父說難得來怎好只吃麵,~吃一點好的。阿國大概已猜到我內心的感受,也不想讓養父破費,那一頓晚餐我們去了麵攤子吃麵,,但少不了一大盤的各種魯味小菜,我一口也吃不下。飯後他養父很自然的把剩菜打包起來要阿國帶回家。回家一路上我心情低落到谷底,一句話也不想說,很想跟阿國說我想回中壢,但是阿國身上實在有太多太多謎團引發我的好奇心,我不問,阿國也故意不說,下一步究竟他又將帶來什麼樣的驚奇之舉呢。
 
當一天的清道夫
二人擠在一個小床,臨睡前阿國說明兒早4點要起床,我說要去那兒,他說明天你就知道。又在玩我了,好吧,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宣佈投降的。天未亮阿國就叫醒我,她養母和妹妹已起床準備好要出門,看她們一身打扮是要出操做苦工的樣子,阿國拿一隻竹掃帚給我說走吧,答案揭曉了,是要去掃街,我說是當義工嗎?阿國這才說養母是在清潔隊工作,我們這一天就是幫他養母掃街,到了點分配了任務,在大清晨天還矇矇亮,無論我多麼會想像都想不到這個情景,我拿著竹掃帚在台北大馬路邊掃街”,掃了大概一個多鐘頭(或更多),雖然冬天的台北很冷,但我已一身汗。我們在一個路口和她養母小妹碰頭,他養母說好了你們可以先走了。阿國說吃早餐去,這一頓早餐吃得我腳踏實地問心無愧,那是我用勞力換取而來的,雖然也只不過是豆漿包子,也覺得美味異常。
 
 
之後在校二年期間到過好幾個同學家玩,也幾乎是貪腐之行,事隔30多年後也全沒了印象,唯獨阿國的那一次意外台北行,至今還印像深刻,事後回想阿國為何會答應帶我回家,明知道這樣會揭露他不欲人知的身世,想來阿國也是在試探我這個朋友值不值得交吧。很可惜我不是阿國那一類型的族群,但是我們還是會像一般同學一樣的和好相處,我也未曾將他的身世告知任何一個人,就當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秘密,如果我沒猜錯,目前的阿國應該是個安份守己的公務員或上班族,但願他幸福平安。
 
這次意外之行給我的啟示很大,不要輕易以貌取人,世風日下什麼事情都會發生,面對這些意外時,又如何冷靜如常去面對。當自己生活不如意時,想想還有比自己還苦難的人依然堅強的活著。當一個人一貧如洗,還有什麼尊嚴放不下,受教了~感謝你….我的好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