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旺哥的溫水罐
關於部落格
有鳥可拍最樂
  • 2377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1

    追蹤人氣

慘綠少年路(一)~三個麻吉同學

  打從中學開始,我所結交的好友中各個長得是又高又帥。而讓我一直很納悶的是他們幾乎都被歸類為"壞孩子",甚至是壞孩子中的佼佼者。也許是因為他們都長得太帥了,因此很容易就成為帶頭者。由於愛耍帥,各個身穿的學校制服都是在外頭的西服店特別訂做的。穿上那一身熨燙得畢挺的帥氣服裝,每天走在校園中不知迷煞多少同學。   其中比較特殊的有三個人,而他們的背後都有一個共同點~問題家庭。   還有一個共通點,都是快樂的開始,慘痛的結束。 第一號帥哥~A君   A君,是小三的私生子(只有我們少數幾個麻吉的知道)。爸爸聽說是日本人,曾經來學校看過A君一次。平常沉默寡言鮮少和同學互動。      由於我們住得近,每天早上都會在同一個校車停靠站等校車。究竟是誰先主動搭訕已不復記憶。當初那情境也許就像這樣~ 一天上學搭校車途中,我遠遠的看著他走過來。我故意放慢腳步等他靠近我。 「嘿~同學!我們是共班ㄝ噢!」我開口和他搭起訕來。 「嗯~我記得你」是有點冷默的回應,但還算是滿好的開始。 「怎麼稱呼你」我說。「TE TZ(哲的日文吧)」他靦腆的回應著。   因為每天上學路上都會相見也談得來,所以自然就成為走得很近很痲吉的好朋友。我是屬於那種不怎麼安份類型的孩子。搭久了校車就會煩膩,於是拉著A君故意不搭校車,改搭其他交通工具(火車或客運)。也因此常常遲到被守在校門口的教官逮到。教官的習慣口吻「又是你~來~自己照規矩跳吧(青蛙跳)」。A君一直不知道我是故意要遲到的,因為我就是要教官處罰青蛙跳,這樣我才有機會在那一條有商科女生圍觀的走道上亮相~耍帥嗎!   A君一開始算是功課很不錯的好學生。他之所以日後變壞,說不定也許是我帶壞了他。在班上有誰惹上他,我會幫他解危甚至討回公道。個頭不算大的我,卻有著敢衝的膽量,再高大的同學也會怕了我,那可是我初中三年練就下來,用它來嚇人的”江湖氣”。A君身邊有了我,也開始學會說大話嗆那些白目的乖同學,我也一直沉醉在A君望著我的那種信任眼神之中,當起了他的守護者。      我除了和他交往外,在校內還跟其他幾個壞同學混在一起。學好難,要學壞快得很。原本穿著有點普的A君,也開始學我們每天穿著必須熨燙得菱線分明的校服,甚至開始學抽煙,壞孩子應有的行徑他都一一學會了。出生在問題家庭的孩子,內心的叛逆一但被啟動了,其後續的不良發展可想而知。   A君會跟著變壞,當初是讓我滿心疼與訝異的。內心多少會有一些罪惡感,因為看著一個好學生乖孩子變壞,並非我和他交往的初衷。他後來沒能和我一起順利畢業,表面上是他爸爸幫他辦理了轉學,但我內心一直有另一個想法,他可能是因為想逃避什麼而選擇了離開學校。   我們之間發生過幾次的反目成仇,原因都是受其他同學的挑撥離間所引起的。第一次事件的發生是在上學途中,他突然刻意遠離我不和我說話。原本親蜜的伙伴突然不理你,當下的確讓我很傻眼也很受傷。因為好勝心強,你不理我我幹嘛要理你。   幾天下來的冷戰搞得我莫名其妙的不舒坦。我猜想他一定對我有了誤會,是我做錯了什麼或說錯了什麼對不起他的話。終於我提起勇氣約他下課去談話,他也同意了。等我從他嘴中說出他對我不爽的理由後,我才恍然大悟說“你~中計了啦!”。我的能言善道發揮了作用,A君一臉的不爽很快就消失了,我重新看到他望著我的那種信任的眼神,開心極了。   誤會一消解我們雖然又重新走在一起,但感覺好像慢慢起了變化。上學途中我們不再常常碰面,他選擇了另一種交通工具”軍車”,那是更早班的交通車,我跟他搭過一次就投降了。隨著各自走上學的路之後,發現他已經不再需要我的關照,也能在那群損友圈混得開。他更主動的與其他損友交往得更密切。當下我總以為他是故意想要讓我看了吃味,而刻意的讓自己墮落更徹底,好和我互別苗頭,看誰比較“江湖”。原本很想跟他說「你錯了,我並不會因為想要更江湖而讓自己因此失控真的墮落啊」。當時的A君已經不是我一開始認識的那個清純氣質美少年了。就算我說了,他也會以為我是在嫉妒吃味啊。      之後類似冷戰的情況又出現了幾次,都是他刻意的疏遠我不和我說話,我才發現“又來了!”最後一次,大概我也不耐於他的無理取鬧,真的不再主動示好。而他也展現了原本孤傲的脾氣和我繼續冷戰下去。當時記得我在日記上對這事件有這樣的註記“友誼如琴弦,過緊則斷!”這也許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人生哲理”這況味吧。   我和A君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雖然同樣身在江湖(自以為的),但都一樣有著還不錯的學業成績,與其它腦袋空空的損友相比,我打從心裡是敬重他也在乎他。也許他也和我有著一樣的想法吧,因為就算之後不再是好友,但我還是可以感覺得到他有意無意之間隨時會盯著我看的那種熟悉的眼神。而因為年少輕狂,彼此都不願向對方低頭,只有將那份”在乎”安安靜靜的放在內心深處,期待著永遠都不可能再出現的”和解”。   就這樣,我眼睜睜的看著他一天一天的變得更像個壞孩子。雖然他一樣和我都有著共同的幾個壞朋友,但他幾乎完全融入了他們另一個黑暗面的生活圈。原本還算清純俊帥的容貌,也因為抽煙吃檳榔生活不簡點而改變了。灰敗的臉色外加一口髒髒的牙,那個我最初認識的“TE TZ”清純少年已經消失不見了。冷戰一直延續到學期結束。直到下一個學期開學,A君不在班上出現了。從朋友處得知他辦理了轉學。事實上就算他不轉學,也有可能隨時被退學,因為他的大過已差不多到達退學的臨界線。   失去了這個原本親蜜的好友,一直是我心中莫大的傷痛與遺憾。   而最讓我耿耿於懷的是“不知道我們之間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分手”。   這個挫敗經驗也影響了我此後的一生,我不再想與朋友有過深的交往,因為一生受過一次這種痛徹心扉的傷害與遺憾就夠了。而當初處心積慮一直從中破壞我們友好關係的又是哪個同學?他又因此得到了什麼?如果現在他知道當初的惡意行為,造成二個好友的終生遺憾,他會心安嗎?! 現在就算他後悔或道歉,也彌補不了什麼了。   我和“TE TZ”從此就再也沒見過面。如今當我們都漸漸老矣,我在他記憶深處是否還佔有一席小位置,他是否也和我一樣,偶爾會想起我們曾經共同擁有過的美好少年時光。時光如果能倒回,我一定會拉著他的手說「別鬧了,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們重新再來過吧!」。事後回想,如果他沒遇上我,也許不會誤入岐途走上慘綠的少年路。   他轉學後會改邪歸正嗎?   還是會像我另一個不良的同學,在一場暗夜的群架中被亂刀砍死。      但願他現在也和我一樣,有著還可以的人生(甚至更好也可以)   偶爾重拾那段精采的少年時光,邊笑著,邊紅著眼眶   試圖去綴捕著那不怎麼完美的人生破洞與缺憾   然後,嘆口氣說「這就是我的人生,不完美,但確是無價!」 ................................................................ 《待續》有一張娃娃臉的B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